男儿当自强

两级分化的父亲

再讲一段个人经历,我亲生父亲是教师,从小对我教育是“儿砸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你要努力读书啊”,讲完“三缺一是吧,马上到”。非常喜欢打麻将,一到节假日基本看不见人,就是打麻将,花在麻将桌上的时间远比在我身上多。他的朋友们吃饭喝酒的时候喜欢指点江山,谈论如何打日本打台湾,但我怀疑他们是否敢打架。都喜欢讲大道理,通常讲完去打麻将,所以他们的小孩混的好的不多,就我所知,好几个发小娶老婆都是靠父母帮忙相亲。

后来非常幸运,遇到我师父,一个退役散打运动员。他和我父辈们完全不同,他年轻时打过比赛,明明武力值更高,却从来不谈打日本打台湾。他的教育方式更是与我父辈不同,他手把手教我怎么打拳,很少讲大道理,不教我努力,而是教我怎么努力,在他的悉心调教下,我迅速成长,一周比一周强。从小打架不行感觉自己很怂,如今居然发现自己如此敢打敢拼,整个人有种重生般的感觉。

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,我父辈们是自己不努力,然后喜欢转头教小孩努力,教育方式无非是讲些大道理,而大道理通常都是正确的废话。我师父是自己努力过,练出一技之长,所以知道该怎么努力,于是在他的调教下我迅速成长。我父辈们讲话都一套一套的,有的语调还很阴阳顿挫,但讲完他们自己做不到。我师父讲话基本都是口语,用词也没那么冠冕堂皇,但他讲到能做到。我父辈们一到周末就是打麻将,我师父周末基本在教学生打拳,不打麻将。这两人几乎同龄,但差距一个天一个地,一个让我高山仰止,一个让我非常鄙视。

对比母亲,个人亲历加观察,一般母亲对子女,通常好也好不到哪去,坏也坏不到哪去,母亲VS母亲之间的差距远没有父亲那么大。毕竟母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,沉没成本高。大多父亲在小孩相对没那么用心,但一旦用心往往特别用心。

最近几年,我开始怀疑,男性群体内部,其实也是“三六九等”。大致可以分为头部男性,中部男性,尾部男性这三个群体,男性内部差距之大,压根就不是一个物种。简单说,男人和男人的差距,比人和猴子还大。

很多非常理想的“男性气概、雄性美德”,比如勇气、毅力实际上只有头部男性能做到,中部男性已经差不少,尾部男性就更差,甚至压根做不到。但在外界看来,他们都是男性,头部男性能做到的,尾部男性也理应能做到,如果做不到的话很容易被诟病讥讽“不像男人”。

所以事实上而言,头部男性垄断了对男性的定义,头部男性非凡的勇气、毅力、头脑、责任心等等,这些美好但稀缺的品质往往被誉为“男性气质、男性美德”,极大拉高了男性标准,但对中部和尾部男性他们很难做到。

留言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